您现在的位置:2020年今天六合开奖查询 > 教学资源 > 精品课件 > 正文内容

妻子连命都搭进去了 我却始终未见“法身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25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我叫王成刚,家住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大王庄。

  
 

   1980年,我与张淑芬结婚,婚后两年便有了儿子刘涛。 妻子坐月子的时候落下了月子病,我心疼她,每天饭后都会带着她去镇广场走走,锻炼身体。 1998年的一天,我们在广场看到有人在一起练功,摆着新奇的动作,我们就在旁边看。 有个人走上前来向我们介绍说他们练的这个功叫“法轮功”,说是练这功不仅可以强身健体,还能治病,有病不用上医院打针吃药,练练功就能治好,尤其对一些慢性病的治疗效果更好,现在已经治好了很多人。 他还郑重地说,如果修炼得好,还能“上层次”“得圆满”“成仙成佛”。 妻子听着听着就动心了,她觉得这个功太神奇了,心想只要这样一直练的话,不但月子里落下的病能好了,还能有个好身板。 于是,我们一起加入了练功队伍。 我们每天就带着这种强身健体、能治好病的心态,坚持不懈地学法、练功,去广场和功友探讨练功中出现的问题。 渐渐地,我们满脑子里装的都是“法轮功”。 一起练功的头儿说让我们多看书,最好能背下来,于是我们两口子一有时间就看《转法轮》,看那些影像、碟片等。

  
 

   慢慢地,我俩都被其中的“圆满”“成仙成佛”等说法吸引,不再满足于祛病健身了,更希望能够“上层次”“得圆满”,早日飞升享福。

  
 

   妻子更是把全部精力都用在练功上,医院开的药也不吃了。 她坚信李洪志所说的“生老病死是业力轮报,只有修炼才能成为超常人”、“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,相信练功能练好,把药停了,不去管,不去治,就有人给你治了”等说法,逢人便说只要修好“法轮功”,“师父”就一定会给她“消业”,让她百病全消,而且能修成正果。

  
 

   我们一起坚持修炼了一年多。

  
 

   一天,她在打坐练功时病情发作,直冒冷汗。

  
 

   家人赶紧劝她休息一会,可她却说:“‘师父’在看着呢,我不能休息。

  
 

   有‘师父’保佑,我不会有事的。

  
 

   ”最后她实在撑不住了,才去床上歇了一会儿。

  
 

   后来,在打坐练功时,她经常会腰疼腿疼,但每次都是咬着牙坚持。 再后来她说感觉自己下体慢慢脱离肉身,可能快“圆满”了。

  
 

   我听了,既替她高兴,又有些着急。 高兴的是她修炼有成果了,“圆满”飞升有盼头了;着急的是自己修炼不如妻子“精进”,要想办法赶上才行。 1999年7月,国家依法取缔了“法轮功”,我们觉得很不理解,更谈不上醒悟。 儿子刘涛从学校回来,拿着一些学校发的拒绝修炼“法轮功”的宣传单。

  
 

   我俩看见,打了他一顿,还把他锁在屋里,不让他去上学。 一个好心的邻居看见了,便偷偷给我年迈的父亲打了电话,父亲来我家斥责了我们一顿,我俩才把儿子放出来。 妻子放话给儿子,要是再说“法轮功”和李洪志的坏话,就断绝母子关系。 我父亲给了儿子生活费,让他上学去了,自己留下来耐心地劝说我和妻子,劝我们不能再练功了,不要耽误孩子上学。

  
 

   我们两口子对长辈不敢反驳,把老人糊弄走,继续进行修炼。 由于长时间拒医拒药,妻子的病情开始加重,时常会出现头晕、肢体麻木、心悸、胸闷、乏力等症状。 亲戚们让她去医院看病,她坚持不去,认为就医吃药会加重“业力”,一心想着虔诚地等待“师父”承诺的“一帮到底”。

  
 

   后来她起不来了,就在床上练,就这样,一直拖到了2004年。

  
 

   最严重的那几天,妻子不吃不喝,口中说着要飞升之类的话,直到有一天浑身抽搐着慢慢地不能动了。 此时的儿子,已经在爷爷的资助下从聊城大学毕业,正好在家。 他连拖带抱地带着母亲上了医院。 医生看到她,直摇头,说回家吧!儿子当场给医生跪下,求医生救救他妈,可终因抢救无效,她还是慢慢停止了呼吸。

  
 

   听到妻子去世的消息,我嚎啕大哭,不敢相信我的“消业”、虔诚地祈求“保护”反而要了妻子的命。

  
 

   她才44岁啊!我们实心实意地练功这么多年,结果是连命都搭进去了,而在关键的时候,“师父”的“法身”哪里去了?残酷的现实让我从梦中猛醒!可是,晚了,我后悔莫及,留给我的只是说不尽的悲痛和对“法轮功”、对李洪志深深的痛恨!妻子离世已经十多年了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。 每当来到妻子坟前,看到坟头长满青草,我的心里总是凄凉无比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